仙兮而过

可惜没赶上今年的817

想吃,但不想撕开,我该怎么办?

我曾听闻,戏里诗三行,戏外酒千殇。而你盛衰荣辱一肩扛,世态炎凉冷眼望。
我曾听闻,台上水袖扬,台下客清场。而你
唱罢花鼓卧霓裳,曲终泪落湿红妆。
我曾听闻,花开满庭芳,花凋杯酒凉。而你
朝夕不理风月场,宿夕不眠尘埃扬。
我曾听闻,月明前尘望,月落藏锋芒。而你
痛舍年少旧时光,风华一式照青阳。

我曾听闻,戏里诗三行,戏外酒千殇。而你盛衰荣辱一肩扛,世态炎凉冷眼望。
我曾听闻,台上水袖扬,台下客清场。而你
唱罢花鼓卧霓裳,曲终泪落湿红妆。
我曾听闻,花开满庭芳,花凋杯酒凉。而你
朝夕不理风月场,宿夕不眠尘埃扬。
我曾听闻,月明前尘望,月落藏锋芒。而你
痛舍年少旧时光,风华一式照青阳。